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日本國立漢生病療養所走訪日記

日本國立漢生病療養所~全生園見學經驗 序
  2006 夏天 我到日本日本國立漢生病療養所全生園走了一回 2007.3樂生療養院保存面臨危機 正反兩方針對不同議題吵翻天 其中關於適合院民居住的空間議題的部分大多是各說各話表述
到底是新穎的機構式建築適合阿伯吹冷氣下棋,還是社區形式舊院區的三合院適合阿嬷拈花惹草; 我在全生園的所見所聞 也許可以作為另一種想像與可能
正當大家爭論不休之際 小的拿出這份日記 希望透過日記和照片 帶領大家也去全生園虛擬見學一回。





日本國立漢生病療養所~全生園見學經驗


  我的全生園經驗,要從早稻田開始,到東京的第一天,就先來到了名所,早稻田,在拜會平山郁夫基金會volunteer centre之後,正巧她們有一連串關於漢生病的seminar還有活動,活動主負責人西尾老師因為上課關係沒時間案內我,他把我交給一群年輕人,她們正在 辦一個叫做 橋 的 寫真展(攝影展) 在早稻田平山郁夫國際自願援助社團的攝影展理認識的一群年輕人,其中一位高橋史慶,教育部四年生,那天陪我整個看完寫真展(攝影展) ,我告訴他台灣也有一做樂生療養院,此次赴日目的之一,想看看日本的療養所是如何,高橋聽說我要自己去全生園,自願擔任我的導覽員,於是隔天一早,我和另一位早大的台灣留學生 Nikkie,一起踏入全生園…就像許多自願到樂生院的年輕朋友一樣,高橋已經來過全生園數次,跟院民也有接觸過,他社團到中國廣東省痲瘋村援助工作至少五次,她們是全都自費參加,每學期努力打工賺錢,兩個禮拜間去給那裡的病友蓋廁所,修路,做義工,在她們影片中,看到人間溫暖不會因為語言隔閡還阻礙,她們是真正立派的日本年輕人。以前就聽說過很多日本學生的海外熱情,是我到現場了解之後,認識這些人,真正打從心理佩服這些日本學生。從東京中心到多磨,不遠大概坐車半個小時就到了,以療養所的位置來說,是相當容易到的,西武新宿線久米川駅下車換乘西武bus往清瀬方向在全生園前下車就可以,其實叫全生園前bus stop有好幾個,我們是在資料館前下車我想高橋應該是想讓我知道全生園的歷史,才出此決定,しかし可惜工事中…(下回再來參訪吧! 心想)

  全生園的房屋大多已經翻修,看的出來都是近代的和洋式建築,後來有機會進到幾位歐寄桑的部屋,房間不是很大的和式建築,但是住一個人我覺得剛剛好裡面地板都是舖たたみ,後面有個人的小廚房還有一間廁所,沒有浴室 但是在園區裡有看見大浴場,猜測他們還是習慣公共浴場(我也很喜歡!) ,雖然部屋部大 但每間部屋外面都有相當大小的にわ(庭園) ,讓阿公阿媽們惹花捻草,整體生活空間寬敞,貼近大自然為了更深入院民生活,我們故意跟正在種花的歐寄桑搭訕才混熟的,他一聽說我們是台灣人,好開心阿!因為他小時後跟很多台灣人住在一起過,話匣子就打開了 (達陣成功)




  其實建築物的部分站整個全生園並不大,從資料館旁邊小路走進去,兩旁是大概兩個人可以合抱的櫻花樹,高橋一開始就先問我們,知道為什麼這裡的櫻花樹特別粗樹枝特別張牙五爪,原來他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日本的櫻花 就是每年賞櫻的那種,平時都是有人在照顧,讓她們長的直直的,瘦瘦的,等到開花時候,各各像美女一樣,全生園裡的患者,哪有能力如此,於是我們看到的才是 真正的自然的櫻花樹林,就像森林一樣的地方

  途中,我們可以任意穿越過一整片樹林,一個人影也沒有,感覺很像會有豆豆龍トトロ會出現的地方,結果後來就在歐寄桑 的庭園或是房子外面看到豆豆龍トトロ的塑像,宮崎駿監督本人也來過 ,關係跟院民還很好呢!他的作品裡據說有漢生患者的腳色出現,就是取材這裡的人物故事與場景,全生園裡還有一間宮崎駿出錢維護的豆豆龍トトロ房屋(山吹舍) ,真是厲害阿大変でしょう
在全生園裡我們走一二百公尺大概就會遇到一個紀念碑或牌的東西,例如,紀念過去的漢生患者因為不能回家,他們常常站在有一個因為挖井而堆成的土丘,望著故鄉,叫做「望鄉台」 還有過去養豬養雞的舍的遺址,也有紀念碑和牌子解釋說明當時勞動的情形,此外, 就像每個療養所都有的地方,與樂生院相似的建築物,例如, 納骨塔, 是給死在全生園卻無法回故鄉埋葬的院民,走到這裡,高橋輕輕敲了靈前的小鐘咚.........................................「是告訴他們我們來拜訪嗎??」 Nikkie問,同時我也這麼想「不是的,是請他們的靈在鐘聲中安息」高橋回答
  繼續走著我們來到了院區中的病院,高橋本人也沒有進去過,我們因為沒有事先預約,表明身分之後,是外科局長來帶我們「見學」(參觀) ,病院外表並不起眼 不如台灣醫院來的氣派,樓層也不高,我看是不會超過兩樓,病院入口雖不起眼 但是走道很寬敞,外科局長表示:這間病院因為是在全生園裡面,所以只照顧園區的住民,其實在日本已經不用患者來稱呼以治癒的漢生病人,他們都叫做「回歸者 かいうくしゃ 」就是從漢生院禁錮回歸社會的意思,(我覺得這是很好的說法,一方面尊重他們不是漢生患者的事實,一方面也可以教育大眾,消除對傳染病的疑慮)。目前日本療養院的病院都是這樣,每年少於十位新增患者,大多在沖繩接受治療 也接受巴西來的患者,所以他們主要是處理一些老人病和一般感冒及復健治療。參觀過內科病房,我們來到身心科的ward,寬敞的大廳裡十幾位歐寄歐巴醬正在做身心語言復健,看起來有幾個人在吃午餐 驚鴻一瞥之中 我看見一位歐巴桑的手,跟林卻阿媽一樣,一模一樣的方式 當綁在手上湯匙落入碗裡那一剎那 兩行暖暖的同感淚流過我的臉頰,很快我回神到我們與外科長的對話,我必須認真才能聽懂他的介紹(案內),畢竟機會難得阿! 外科的工作內容大概是以傷口照護為主,過去常做的截肢已經很少很少幾乎沒有(我想是照顧良好的關係吧) ,走著走著經過復健科的輔具室(就是做義肢的)還有運動治療室,也看到回歸者正在復健的情形,真正住院的也只有嚴重患者,醫師的部分,有兼職,也有正職的,不過好像兼職的醫師為多(還要在確認)畢竟人數不是很多,大部分人不是住在園區,就是回家跟家人住,目前約有250位患者,家人好像不能住進來,問到關於之後這間病院的經營 她們說隨著院民的凋零有可能會關閉,不過將來的事,還不知道。
  
  因為速度很快我常常來不及拍照,有些可惜,大體上我覺得這是一間很實際的醫院,雖然外觀並不起眼,但是對於回歸者或是患者是很友善的空間,儘管全生園裡的 花草已經多到不能再多,病院外圍還是種滿花草,有幾間大面落地窗設計以及某一些走道上方天窗設計,對陽光的進入,也是相當容易的,是一個友善而且實際的病院。離開病院,走著走著看見一群人在打野球,全生園裡有野球場,我大為驚喜想說他們的回歸者還可以打野球,走進才發現不是(我有時候還真佩服自己的想像空間),我們坐在場邊觀站一會兒,如果不是院民或是院方的人,外人也可以使用這空間嗎?那些是附近社區的人,高橋說,也就是只要有申請就可以進來使用

我認為是很不錯的措施,可以促進外界的人對於她們的認識,把全生園當作是大家的綠色公共空間,市民運動休閒養生的好去處,這是一個不錯idea後面還有遇到一個神奇的阿伯,先要我幫忙找他叔叔的國小,要我去讀那一段歷史,他叔叔日本時代在台灣教原住民,是一位高雄州國小校長,然後開始電我古文, 還送給我們一人一本「菜根譚」加上他作的國畫手帕,那段插曲實在太神奇,到現在我還不敢相信。我也趁機參觀他的住所,偷偷幫他的有沖屁屁馬桶照相了,不過,這種廁所也是意料中的事拉!
  雖然說全生園的房子很新很乾淨很整齊,外面有拿著Nikon相機的回歸者阿伯在拍花草,書子裡也有的阿伯飽讀經書,能詩能畫,整體設計幾經翻修之後現代化而新穎,院民也受到相當不錯的照顧,然而在院區裡走來走去,總覺得這裡似乎少了點什麼,和樂生院比起來少了很多歲月的記憶,歷史的遺韻

  那時我覺得樂生院的才真有歷史的味道,難怪日人的紀念排上都寫「隱 匿的史跡」可見他們知道自己已經失去很多,由此可見樂生院有多珍貴。從全生園的廣佈綠地和政府對她們的照顧,讓人家覺得很窩心,讓人想到人權森林的名詞, 人權森林我在台灣聽過數百遍,但是在這裡所謂全生園人權森林的構想,我才真正看見,而且他們真的放一塊牌子寫著:將全生園變成人權森林的構想,如此看來, 即使全生園已經做到現在這樣,日本人也還正朝這個方向在努力,人家有13間可以成為,我們的僅有那一間卻也是最有價值的一間活的文化資產如果保不住將來一定會後悔的。
















尚儒 高雄 原文發表於06.06.28 第一次修改06.03.19

附錄

全生園簡介全生園是明治40年舊癩予防法制定後的基礎之下建立,明治42年為連合府県立療養所(公立療養所第一区府県立全生病院),收容関東1府6県:東京府・神奈 川県・千葉県・茨城県・埼玉県・群馬県・栃 木県以及新潟県・愛知県・静岡県・山梨県・長野県的廣大範圍之內患者,同年10 月18日開始收容病人,當時叫做全生病院,先在這個名稱已不用。即使當時以全生病院為名,應該是醫療救濟為對象,然而,實際上是目的性地將流浪在社會漢生 患者,從社會隔離收容的根絕的計畫。1941年移交厚生省後才改名為国立療養所多磨全生園。
 原文当園は明治40年(1907年)に 制定された旧法である「癩予防法」に基づき、明治42年(1909年)9月28日関東1府6県:東京府・神奈川県・千葉県・茨城県・埼玉県・群馬県・栃 木県および新潟県・愛知県・静岡県・山梨県・長野県の広範囲をカバーする連合府県立療養所として、公立療養所第一区府県立全生病院として発足し、同年10 月18日からハンセン病患者の入所受入れが開始されました。創立当時はぜんせいびょういんと呼ばれていました。この呼び方が今でも残っています。 当時は病院とは名ばかりで医療の対象どころか社会救済の対象にもならず、浮浪徘徊をつづける「浮浪らい」と呼ばれていたハンセン病患者を社会から隔離収容し根絶を図るのが、主目的であったと聞いています。 昭和16年(1941年)当時の内務省の中にあった厚生省に移管され、これにともない名称も国立療養所多磨全生園となり、現在に至っております。


7 則留言:

路人 提到...

應該是トトロ(ととろ)不是どどろ喔

chloroplast 提到...

謝謝指正!!!

匿名 提到...

我翻譯了這個,你們想貼可以貼。你們很可能突破千人耶,買個全版廣告震憾力一定很大,考慮看看啦。


http://diary.blog.yam.com/honkwun/article/3054247


全生園的燈火   文/宮崎 駿(著名動畫導演 日本漢生病大使) 譯/竑廣
  

Gaea 提到...

尚儒

我是立報記者
想請問你這一篇的內容是否可借我引述
我要寫一篇關於新院區的報導
想借你實地參訪內容做為比較

尚儒 提到...

謝謝你的閱讀
歡迎使用~

bbs 提到...

謝謝honkwun的翻譯,
我們已經放上部落格了,是個感動人心的文章!

育如 提到...

尚儒您好,

我目前在英國唸多媒體新聞碩士
選擇樂生議題作為畢業專題
從不同面向反映200院民/150萬新莊居民/2400萬全國人民的價值衝突
並納入外國case study
所有素材將製作成新聞專題網站
以文字/影音/圖片呈現 (英文)

我預計五月底抵台停留兩週(5/26-6/9)
希望有機會採訪您
了解參觀日本愛生園的心得
您方便請email回覆我:
zerocindy at gmail dot com
謝謝!!